此次返回蓝神界,倪坤走的是太虚禁宫那条路,打算从太虚禁宫那条界域通道内,直接凿出一条通往蓝神界的岔道。

  之所以要走那条危机重重的险径,是因为倪坤心中有个疑惑,想要去验证一下。

  二十年前,进入太虚禁宫时,一路多有危险。

  多亏有“太虚禁宫行走令”,以及老乔随身携带着大量“杀生派”压箱底的宝物,倪坤与老乔才顺利进入禁宫深处,找到了界域传送阵。

  二十年后的今天,倪坤并未找老乔要回太虚禁宫行走令,直接大摇大摆地走进了太虚禁宫遗址。

  沿途自有各种危险阻道。

  不过以倪坤如今的修为,那些足以令元婴修士身殒的危险,已然彻底奈何不了他。

  他轻松趟开各种残存的禁制、阵法,随手击碎各种被魔气侵蚀魔化的机关、傀儡,从容不迫地走进禁宫深处,来到了那座当年修复的界域传送阵前。

  随意弹出一颗上品灵石,嵌入法阵凹槽之中,激活传送阵后,倪坤一步踏入了界域通道。

  踏入界域通道的那一刹,当年那奇异的视角,再度浮现在他眼前。

  无垠的虚空,巨大的蓝色星球。

  仿佛星球暗影,在星球下方不停蠕动,已将蓝色星球浸染三成的邪异阴影。

  一张遍布蛛网般的裂痕,如同蛋壳一般紧紧覆盖着整个星球,看似随时可能碎裂,却仍然顽固坚守着,死死抵御着邪异阴影侵蚀蓝色星球的血色晶膜。

  血色晶膜表面,闪烁着血色光辉,予人一种“生命不止、斗战不休”的慷慨气魄、壮烈情怀。

  “果然。”倪坤凝视着那遍布裂纹的血色晶膜:“这果然是修罗王杨铮的手笔。”

  那血色的光辉,那“生命不止、斗战不休”的慷慨气魄、壮烈情怀,倪坤在陆昔颜身上看到过。

  血色晶膜的气息,与陆昔颜全力战斗时的气息,几乎一模一样。

  “中土界在失去了天地灵根,丧失了天地胎膜之后,还能在妖魔渊侵蚀之下坚守三千年……除了有‘绝地天通大阵’封印,还因为有这血色晶膜,三千年不懈的坚守啊!”

  倪坤心中慨叹。

  在见到陆昔颜之前。

  倪坤对前修罗太子、现修罗王与中土的交情,是持怀疑态度的。

  他并不看好老乔对前修罗太子的期待。

  在他看来,若那位前修罗太子,真与中土有着极好的交情,为何不曾在中土遭劫之时,拉中土一把?

  又为何不曾在中土被妖魔渊侵蚀之时,出手打爆初初成形的万妖窟?

  那时他认为,前修罗太子与中土的交情,恐怕也就是普普通通,认为老乔的期待只是一厢情愿。

  直到见到了陆昔颜,感受了她全力战斗时的气息,倪坤心中,才渐渐有了些疑惑。

  后来听了陆昔颜讲述的,修罗王杨铮“失了智”,疯狂针对魔门六宗的秩事,再联系修罗王门下女弟子们的名字:忆容、昔颜、惋情,倪坤心中疑惑更甚。

  今天,他特意走这条险径,再次目睹那血色晶膜,感受着那血色晶膜的气息、意志,倪坤心中种种疑惑,终于豁然开朗。

  “三千年前,中土那场大劫……人仙只能做战兵,地仙才有资格做将领,前前代血神圣子,都只是个喽罗……还有那个高卧九龙辇,弹指间毁灭无数中土修士,高高在上的大人物……那样强大的力量,以当年中土的实力,是如何幸存下来的?

  “仅靠那位半步天仙,绝计挡不住这等力量。说不定就是杨铮在危机关头赶到,才解救了中土,令中土得以幸存下来。也是杨铮,不知用什么方法,制造了这血色晶膜,令中土在失去天地灵根,丧失天地胎膜之后,能够在妖魔渊侵蚀之下存活下来……”

  倪坤曾在前前代血神圣子的记忆里,看到过三千年前,中土界的那位半步天仙。

  那是一位风华绝代的女子。

  “她与杨铮,应该是情侣吧?所以在她殒落之后,杨铮后来的弟子们,才会有那样的名字……忆容、昔颜、惋情。真是没有想到,那位狂野粗暴,见人就怼,张口干恁娘、闭口你老母的修罗王,居然还是个情种……

  “正是因为爱屋及乌,修罗王杨铮,才会在她殒落之后,仍然制造出这血色晶膜,保护中土。这等庇护一整个世界的大手笔,即使中土只是下位世界,即使修罗王当年已有天仙修为,想来也要付出巨大代价……

  “至于他后来为什么不再与中土有任何来往……也许,他也在试着寻找天地灵根?又或者……他在忌惮些什么,怕连累了中土?”

  能令天仙境的修罗王忌惮的,会是什么样的存在?

  自然是某些能一指碎星辰,不能提及、不能谈论,连与之密切相关的人或事,都不能出声讨论的存在。

  那个掀起了中土大劫,高卧九龙辇,弹指灭群修,连前前代血神圣子,都只能做其麾下走狗的大人物,背后就有那等恐怖的存在。

  “连杨铮都为之忌惮……中土的未来,并不乐观啊!”

  再次深深地看了一眼那遍布裂痕,却仍然不懈坚守的血色晶膜,倪坤终于收回视线,正式步入了界域通道。

  修罗王杨铮恐怕是撑不了多久了。

  魔门六宗围剿,六位魔门宗主百年追杀,还有仙道明里暗里为魔门六宗助力。

  即使杨铮再能战,恐怕也很难再支撑下去。

  而这一场持续了百余年的战斗,倪坤也好,陆昔颜也罢,都无力插手其中。

  莫说他们找不到修罗王的行踪,就算能找到,又能如何?

  倪坤只是能在半步天仙随手一击之下,凭“天雷神火炼金身”炼就的不死之身,保证自己伤而不死罢了。

  陆昔颜也只是能在不顾一切,拼死一搏之下,令半步天仙付出一定的代价而已。

  而半步天仙,与真正的天仙之间,又有着绝难逾越的鸿沟。

  亲自出面追杀杨铮的,足有六位天仙境的宗主。

  其中不乏渡过了一次“灵机劫”的“天君”。

  天仙修行至圆满,或是寿元将尽时,会迎来宇宙灵机的反噬,渡“天仙灵机劫”。

  渡过一次灵机劫,便可称“天君”。

  完全渡过三次灵机劫,是为“天尊”。

  修罗王杨铮,便是一位渡过了一次天仙灵机劫的天君。

  然而追杀他的六位魔门宗主之中,足有四位圆满天仙,两位渡过了一次灵机劫的天君。

  天心宗大天尊、极夜宗极夜魔帝,这二位,便是与杨铮境界相当的天君。

  虽单打独斗,任何一位魔门宗主,都不是杨铮的对手,但四大圆满天仙,两尊天君联手之下,强如杨铮,亦只能百年逃亡。

  “现在的我,还是太弱了,连个半步天仙都打不过……”

  倪坤握紧拳头,心中暗道:“得努力修行啊!不仅要强大到能打爆万妖窟,斩断妖魔渊的侵蚀,还得提防未来更大的危机……说不定哪一天,三千年前那场大劫的后继,就要波及到中土……到时候如果没有足够的实力……”

  那颗被某位不知名的存在,一指点碎的巨大星球,恐怕就是中土未来的下场。

  “寻找五行本源,修炼杀招‘遮天蔽日’的事情,可以暂时延缓,先专注提升境界。只要境界上去了,举手投足,就有惊天动地的威力。

  “就像蓝天成一样,随手弹出一颗水珠,就能把我打飞几千里。随便一指点出去,就能秒杀初阶地仙。而境界提升之后,前几式杀招的威力,也会随之大幅提升……

  “蓝神界是个修行宝地。尤其是蓝神仙山的护山大阵,正合我炼体……”

  倪坤已经想好,回到蓝神界之后,先不去管血神圣子曹真和天心宗小天王司徒尚,先借蓝神宗的资源、环境,全力提升自己的境界。

  这就叫磨刀不误砍柴功。

  正想时,迎面飞来一片五光十色的法宝碎片,每一片都能轻易击杀元婴修士。

  三千年前那场大劫,这界域通道之中,也发生了激烈的战斗,不知多少修士、仙人死在其中。

  中土界的半步天仙,还朝着界域通道内放了一箭,也不知射死了什么人。

  最后那枝神箭,流落到了火凰界,沉寂三千年,直到遇到倪坤这个老乡,方才主动吸引他的注意,被他所得。

  界域通道因大战破碎,最初时真仙难渡。即使经过了三千年的自然恢复,通道内部,仍然危机重重。

  二十年前,倪坤靠着老乔赠予的“杀生派”家底,方才勉强躲过一次又一次的杀劫,最后还是身受重创,且未能抵达预定的目的地苍宇界,而是流落到了火凰界。

  不过当初那令倪坤宝物尽毁、险死环生的危机,在如今的倪坤面前,已经只是小菜一碟。

  当那群法宝碎片鼓躁着呼啸而来时,倪坤只是张嘴,一吸,就把所有的法宝碎片吸入口中,嘎嘣有声的嚼了几下,汲取其中精华,再将残渣吐出。

  “前身或许都是仙器,但碎了三千年,如今只能算是小零食。”倪坤摇摇头:“略有滋味而已。”

  正说时,前方又飞来一片法宝碎片,再次被倪坤一口吞下。
<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儒雅随和的我不是魔头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医婿只为原作者李古丁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李古丁并收藏儒雅随和的我不是魔头最新章节